来自广东的22岁小伙方坚泽出生时就患有“金刚砂德赖富斯肌营养不良症(EDMD)”。因为患病,他从3岁开始就只能坐着轮椅。今年8月,经过3个多月的学习,他拿到了HSA(有障人士潜水)潜水证,便迅速开始了对海底世界的探索。

  来自广东的22岁小伙方坚泽出生时就患有“金刚砂德赖富斯肌营养不良症(EDMD)”。因为患病,他从3岁开始就只能坐着轮椅。今年8月,经过3个多月的学习,他拿到了HSA(有障人士潜水)潜水证,便迅速开始了对海底世界的探索。 爱上潜水,是因为这项运动给他一种完全自由的感觉。对于经常借助轮椅的方坚泽来说,潜水时他完全掌控自己,自如游动,甚至还可以拖着东西一起游。“这一切在陆地上是根本想都不敢想的事情,那是一种高度自由、高度沉浸式的体验,回味无穷。”方坚泽说。 想要获得这种自由并不容易。潜水对于体力、身体协调、呼吸都有要求。方坚泽说:“潜水需要用全身力量去配合。在水下一开始呼吸紊乱,做不好耳压平衡,浮力不稳定,有时候甚至会侧翻,像条死鱼翻白肚那样。” 通过教练的指导和自己不断练习,方坚泽慢慢克服这些困难,并根据自己的身体特点,摸索出一套自己的游动方法,成功考取了证书。 这次的海南之行,方坚泽在蜈支洲岛实现了两天四潜,不但体验了奇妙的海底世界,还创造了自己的最深下潜纪录14米。“这项运动真的让我觉得非常震撼,非常愉悦。”方坚泽说。 除了潜水,方坚泽还在2019年尝试了双人跳伞。实现了“上天下海”的他逐渐意识到,运动不仅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身体康复,还让他感悟到即使身体上与大家不同,也可以去实践力所能及的运动,体验不一样的精彩。 图为方坚泽(前右)在海中筹备下潜(8月29日摄)。 社记者 杨冠宇 摄

  来自广东的22岁小伙方坚泽出生时就患有“金刚砂德赖富斯肌营养不良症(EDMD)”。因为患病,他从3岁开始就只能坐着轮椅。今年8月,经过3个多月的学习,他拿到了HSA(有障人士潜水)潜水证,便迅速开始了对海底世界的探索。 爱上潜水,是因为这项运动给他一种完全自由的感觉。对于经常借助轮椅的方坚泽来说,潜水时他完全掌控自己,自如游动,甚至还可以拖着东西一起游。“这一切在陆地上是根本想都不敢想的事情,那是一种高度自由、高度沉浸式的体验,回味无穷。”方坚泽说。 想要获得这种自由并不容易。潜水对于体力、身体协调、呼吸都有要求。方坚泽说:“潜水需要用全身力量去配合。在水下一开始呼吸紊乱,做不好耳压平衡,浮力不稳定,有时候甚至会侧翻,像条死鱼翻白肚那样。” 通过教练的指导和自己不断练习,方坚泽慢慢克服这些困难,并根据自己的身体特点,摸索出一套自己的游动方法,成功考取了证书。 这次的海南之行,方坚泽在蜈支洲岛实现了两天四潜,不但体验了奇妙的海底世界,还创造了自己的最深下潜纪录14米。“这项运动真的让我觉得非常震撼,非常愉悦。”方坚泽说。 除了潜水,方坚泽还在2019年尝试了双人跳伞。实现了“上天下海”的他逐渐意识到,运动不仅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身体康复,还让他感悟到即使身体上与大家不同,也可以去实践力所能及的运动,体验不一样的精彩。 图为方坚泽(中)准备下海潜水(8月29日摄)。 社记者 张丽芸 摄

  来自广东的22岁小伙方坚泽出生时就患有“金刚砂德赖富斯肌营养不良症(EDMD)”。因为患病,他从3岁开始就只能坐着轮椅。古年8月,经过3个多月的学习,他拿到了HSA(有障人士潜水)潜水证,便迅速开始了对海底世界的探索。 爱上潜水,是因为这项运动给他一种完全自由的感觉。对于常常借助轮椅的方坚泽来说,潜水时他完全掌控自己,自如游动,甚至还可以拖着东西一起游。“这一切在陆地上是根本想都不敢想的事情,那是一种高度自由、高度沉浸式的体验,回味无穷。”方坚泽说。 想要获得这种自由并不容易。潜水对于体力、身体协调、呼吸都有要求。方坚泽说:“潜水需要用全身力量去配开。在水下一开始呼吸紊乱,做不好耳压平衡,浮力不稳定,有时候甚至会侧翻,像条死鱼翻白肚那样。” 通过教练的指导和自己不断练习,方坚泽慢慢克服这些困难,并根据自己的身体特点,摸索出一套自己的游动方法,成功考取了证书。 这次的海南之行,方坚泽在蜈支洲岛实现了两天四潜,不但体验了奇妙的海底世界,还创造了自己的最深下潜纪录14米。“这项运动真的让我觉得非常震撼,非常愉悦。”方坚泽说。 除了潜水,方坚泽还在2019年尝试了双人跳伞。实现了“上天下海”的他逐渐意识到,运动不仅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身体康复,还让他感悟到即使身体上与人人不同,也可以去实践力所能及的运动,体验不一样的精彩。 图为方坚泽(左)在潜水教练罗敏的帮助卑鄙过一丛珊瑚(8月30日摄)。 社记者 杨冠宇 摄

  来自广东的22岁小伙方坚泽出生时就患有“金刚砂德赖富斯肌营养不良症(EDMD)”。因为患病,他从3岁开始就只能坐着轮椅。今年8月,经过3个多月的学习,他拿到了HSA(有障人士潜水)潜水证,便迅速开始了对海底世界的探索。 爱上潜水,是因为这项运动给他一种完全自由的感觉。对于经常借助轮椅的方坚泽来说,潜水时他完全掌控自己,自如游动,甚至还可以拖着东西一起游。“这一切在陆地上是根本想都不敢想的事情,那是一种高度自由、高度沉浸式的体验,回味无穷。”方坚泽说。 想要获得这种自由并不容易。潜水对于体力、身体协调、呼吸都有要求。方坚泽说:“潜水需要用全身力量去配合。在水下一开始呼吸紊乱,做不好耳压平衡,浮力不稳定,有时候甚至会侧翻,像条死鱼翻白肚那样。” 通过教练的指导和自己不断练习,方坚泽慢慢克服这些困难,并根据自己的身体特点,摸索出一套自己的游动方法,成功考取了证书。 这次的海南之行,方坚泽在蜈支洲岛实现了两天四潜,不但体验了奇妙的海底世界,还创造了自己的最深下潜纪录14米。“这项运动真的让我觉得非常震撼,非常愉悦。”方坚泽说。 除了潜水,方坚泽还在2019年尝试了双人跳伞。实现了“上天下海”的他逐渐意识到,运动不仅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身体康复,还让他感悟到即使身体上与大家不同,也可以去实践力所能及的运动,体验不一样的精彩。 图为方坚泽(前)在潜水教练罗敏的帮助下脱好潜水装备(8月29日摄)。 社记者 杨冠宇 摄

  来自广东的22岁小伙方坚泽出死时就患有“金刚砂德赖富斯肌营养不良症(EDMD)”。因为患病,他从3岁开始就只能坐着轮椅。本年8月,经过3个多月的教习,他拿到了HSA(有障人士潜水)潜水证,便迅速开始了对海底世界的探索。 爱上潜水,是因为这项运动给他一种完全自由的感觉。对于常常借助轮椅的方坚泽来说,潜水时他完全掌控自己,自如游动,甚至还可以拖着东西一路游。“这一切在陆地上是根本想都不敢想的事情,那是一种高度自由、高度沉浸式的体验,回味无贫。”方坚泽说。 想要获得这种自由并不容易。潜水对于体力、身体协调、呼吸都有要求。方坚泽说:“潜水需要用全身力度去合营。在水下一开始呼吸紊乱,做不好耳压平衡,浮力不稳定,有时候甚至会侧翻,像条死鱼翻白肚那样。” 经由过程教练的指导和自己不断练习,方坚泽缓慢克服这些困易,并根据自己的身体特点,摸索出一套自己的游动方法,成功考取了证书。 这次的海南之行,方坚泽在蜈支洲岛实现了两天四潜,不但体验了偶妙的海底世界,还创造了自己的最深下潜纪录14米。“这项运动真的让我觉得非常震撼,非常愉悦。”方坚泽说。 除了潜水,方坚泽还在2019年尝试了双人跳伞。实现了“上世界海”的他逐渐意识到,运动不仅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身体康复,还让他感悟到即使身体上与各人不同,也可以去实践力所能及的运动,体验不一样的精彩。 图为方坚泽视察海底的珊瑚(8月30日摄)。 社记者 杨冠宇 摄

  下潜! 来自广东的22岁小伙方坚泽出生时就患有“金刚砂德赖富斯肌营养不良症(EDMD)”。因为患病,他从3岁开始就只能坐着轮椅。今年8月,经过3个多月的学习,他拿到了HSA(有障人士潜水)潜水证,便迅速开始了对海底世界的探索。 爱上潜水,是因为这项运动给他一种完全自由的感觉。对于经常借助轮椅的方坚泽来说,潜水时他完全掌控自己,自如游动,甚至还可以拖着东西一起游。“这一切在陆地上是根本想都不敢想的事情,那是一种高度自由、高度沉浸式的体验,回味无穷。”方坚泽说。 想要获得这种自由并不容易。潜水对于体力、身体协调、呼吸都有要求。方坚泽说:“潜水需要用全身力量去配合。在水下一开始呼吸紊乱,做不好耳压平衡,浮力不稳定,有时候甚至会侧翻,像条死鱼翻白肚那样。” 通过教练的指导和自己不断练习,方坚泽慢慢克服这些困难,并根据自己的身体特点,摸索出一套自己的游动方法,成功考取了证书。 这次的海南之行,方坚泽在蜈支洲岛实现了两天四潜,不但体验了奇妙的海底世界,还创造了自己的最深下潜纪录14米。“这项运动真的让我觉得非常震撼,非常愉悦。”方坚泽说。 除了潜水,方坚泽还在2019年尝试了双人跳伞。实现了“上天下海”的他逐渐意识到,运动不仅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身体康复,还让他感悟到即使身体上与大家不同,也可以去实践力所能及的运动,体验不一样的精彩。 图为方坚泽在潜水结束落后行保险停止(8月29日摄)。 社记者 杨冠宇 摄

  来自广东的22岁小伙方坚泽出生时就患有“金刚砂德赖富斯肌营养不良症(EDMD)”。因为患病,他从3岁开始就只能坐着轮椅。今年8月,经过3个多月的学习,他拿到了HSA(有障人士潜水)潜水证,便迅速开始了对海底世界的探索。 爱上潜水,是因为这项运动给他一种完全自由的感觉。对于经常借助轮椅的方坚泽来说,潜水时他完全掌控自己,自如游动,甚至还可以拖着东西一起游。“这一切在陆地上是根本想都不敢想的事情,那是一种高度自由、高度沉浸式的体验,回味无穷。”方坚泽说。 想要获得这种自由并不容易。潜水对于体力、身体协调、呼吸都有要求。方坚泽说:“潜水需要用全身力量去配合。在水下一开始呼吸紊乱,做不好耳压平衡,浮力不稳定,有时候甚至会侧翻,像条死鱼翻白肚那样。” 通过教练的指导和自己不断练习,方坚泽慢慢克服这些困难,并根据自己的身体特点,摸索出一套自己的游动方法,成功考取了证书。 这次的海南之行,方坚泽在蜈支洲岛实现了两天四潜,不但体验了奇妙的海底世界,还创造了自己的最深下潜纪录14米。“这项运动真的让我觉得非常震撼,非常愉悦。”方坚泽说。 除了潜水,方坚泽还在2019年尝试了双人跳伞。实现了“上天下海”的他逐渐意识到,运动不仅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身体康复,还让他感悟到即使身体上与大家不同,也可以去实践力所能及的运动,体验不一样的精彩。 图为方坚泽用运动相机及时记载自己的静态,准备做成视频宣布交际媒体(8月30日摄)。 社记者 张丽芸 摄

  来自广东的22岁小伙方坚泽出生时就患有“金刚砂德赖富斯肌营养不良症(EDMD)”。因为患病,他从3岁开始就只能坐着轮椅。今年8月,经过3个多月的学习,他拿到了HSA(有障人士潜水)潜水证,便迅速开始了对海底世界的探索。 爱上潜水,是因为这项运动给他一种完全自由的感觉。对于经常借助轮椅的方坚泽来说,潜水时他完全掌控自己,自如游动,甚至还可以拖着东西一起游。“这一切在陆地上是根本想都不敢想的事情,那是一种高度自由、高度沉浸式的体验,回味无穷。”方坚泽说,www.dby.vip。 想要获得这种自由并不容易。潜水对于体力、身体协调、呼吸都有要求。方坚泽说:“潜水需要用全身力量去配合。在水下一开始呼吸紊乱,做不好耳压平衡,浮力不稳定,有时候甚至会侧翻,像条死鱼翻白肚那样。” 通过教练的指导和自己不断练习,方坚泽慢慢克服这些困难,并根据自己的身体特点,摸索出一套自己的游动方法,成功考取了证书。 这次的海南之行,方坚泽在蜈支洲岛实现了两天四潜,不但体验了奇妙的海底世界,还创造了自己的最深下潜纪录14米。“这项运动真的让我觉得非常震撼,非常愉悦。”方坚泽说。 除了潜水,方坚泽还在2019年尝试了双人跳伞。实现了“上天下海”的他逐渐意识到,运动不仅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身体康复,还让他感悟到即使身体上与大家不同,也可以去实践力所能及的运动,体验不一样的精彩。 图为方坚泽在船上用运动相机记载自己的生涯(8月29日摄)。 社记者 张丽芸 摄

  来自广东的22岁小伙方坚泽出生时就患有“金刚砂德赖富斯肌营养不良症(EDMD)”。因为患病,他从3岁开始就只能坐着轮椅。今年8月,经过3个多月的学习,他拿到了HSA(有障人士潜水)潜水证,便迅速开始了对海底世界的探索。 爱上潜水,是因为这项运动给他一种完全自由的感觉。对于经常借助轮椅的方坚泽来说,潜水时他完全掌控自己,自如游动,甚至还可以拖着东西一起游。“这一切在陆地上是根本想都不敢想的事情,那是一种高度自由、高度沉浸式的体验,回味无穷。”方坚泽说。 想要获得这种自由并不容易。潜水对于体力、身体协调、呼吸都有要求。方坚泽说:“潜水需要用全身力量去配合。在水下一开始呼吸紊乱,做不好耳压平衡,浮力不稳定,有时候甚至会侧翻,像条死鱼翻白肚那样。” 通过教练的指导和自己不断练习,方坚泽慢慢克服这些困难,并根据自己的身体特点,摸索出一套自己的游动方法,成功考取了证书。 这次的海南之行,方坚泽在蜈支洲岛实现了两天四潜,不但体验了奇妙的海底世界,还创造了自己的最深下潜纪录14米。“这项运动真的让我觉得非常震撼,非常愉悦。”方坚泽说。 除了潜水,方坚泽还在2019年尝试了双人跳伞。实现了“上天下海”的他逐渐意识到,运动不仅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身体康复,还让他感悟到即使身体上与大家不同,也可以去实践力所能及的运动,体验不一样的精彩。 图为方坚泽(右)在潜水教练罗敏的协助下穿好潜水装备(8月29日摄)。 社记者 张丽芸 摄

  来自广东的22岁小伙方坚泽出生时就患有“金刚砂德赖富斯肌营养不良症(EDMD)”。因为患病,他从3岁开始就只能坐着轮椅。今年8月,经过3个多月的学习,他拿到了HSA(有障人士潜水)潜水证,便迅速开始了对海底世界的探索。 爱上潜水,是因为这项运动给他一种完全自由的感觉。对于经常借助轮椅的方坚泽来说,潜水时他完全掌控自己,自如游动,甚至还可以拖着东西一起游。“这一切在陆地上是根本想都不敢想的事情,那是一种高度自由、高度沉浸式的体验,回味无穷。”方坚泽说。 想要获得这种自由并不容易。潜水对于体力、身体协调、呼吸都有要求。方坚泽说:“潜水需要用全身力量去配合。在水下一开始呼吸紊乱,做不好耳压平衡,浮力不稳定,有时候甚至会侧翻,像条死鱼翻白肚那样。” 通过教练的指导和自己不断练习,方坚泽慢慢克服这些困难,并根据自己的身体特点,摸索出一套自己的游动方法,成功考取了证书。 这次的海南之行,方坚泽在蜈支洲岛实现了两天四潜,不但体验了奇妙的海底世界,还创造了自己的最深下潜纪录14米。“这项运动真的让我觉得非常震撼,非常愉悦。”方坚泽说。 除了潜水,方坚泽还在2019年尝试了双人跳伞。实现了“上天下海”的他逐渐意识到,运动不仅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身体康复,还让他感悟到即使身体上与大家不同,也可以去实践力所能及的运动,体验不一样的精彩。 图为方坚泽驾驶轮椅在蜈支洲岛游览区运动(8月28日摄)。 社记者 杨冠宇 摄

  来自广东的22岁小伙方坚泽出生时就患有“金刚砂德赖富斯肌营养不良症(EDMD)”。因为患病,他从3岁开始就只能坐着轮椅。今年8月,经过3个多月的学习,他拿到了HSA(有障人士潜水)潜水证,便迅速开始了对海底世界的探索。 爱上潜水,是因为这项运动给他一种完全自由的感觉。对于经常借助轮椅的方坚泽来说,潜水时他完全掌控自己,自如游动,甚至还可以拖着东西一起游。“这一切在陆地上是根本想都不敢想的事情,那是一种高度自由、高度沉浸式的体验,回味无穷。”方坚泽说。 想要获得这种自由并不容易。潜水对于体力、身体协调、呼吸都有要求。方坚泽说:“潜水需要用全身力量去配合。在水下一开始呼吸紊乱,做不好耳压平衡,浮力不稳定,有时候甚至会侧翻,像条死鱼翻白肚那样。” 通过教练的指导和自己不断练习,方坚泽慢慢克服这些困难,并根据自己的身体特点,摸索出一套自己的游动方法,成功考取了证书。 这次的海南之行,方坚泽在蜈支洲岛实现了两天四潜,不但体验了奇妙的海底世界,还创造了自己的最深下潜纪录14米。“这项运动真的让我觉得非常震撼,非常愉悦。”方坚泽说。 除了潜水,方坚泽还在2019年尝试了双人跳伞。实现了“上天下海”的他逐渐意识到,运动不仅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身体康复,还让他感悟到即使身体上与大家不同,也可以去实践力所能及的运动,体验不一样的精彩。 图为方坚泽潜水经过沉船(8月30日摄)。 社记者 杨冠宇 摄

  来自广东的22岁小伙方坚泽出生时就患有“金刚砂德赖富斯肌营养不良症(EDMD)”。因为患病,他从3岁开始就只能坐着轮椅。今年8月,经过3个多月的学习,他拿到了HSA(有障人士潜水)潜水证,便迅速开始了对海底世界的探索。 爱上潜水,是因为这项运动给他一种完全自由的感觉。对于经常借助轮椅的方坚泽来说,潜水时他完全掌控自己,自如游动,甚至还可以拖着东西一起游。“这一切在陆地上是根本想都不敢想的事情,那是一种高度自由、高度沉浸式的体验,回味无穷。”方坚泽说。 想要获得这种自由并不容易。潜水对于体力、身体协调、呼吸都有要求。方坚泽说:“潜水需要用全身力量去配合。在水下一开始呼吸紊乱,做不好耳压平衡,浮力不稳定,有时候甚至会侧翻,像条死鱼翻白肚那样。” 通过教练的指导和自己不断练习,方坚泽慢慢克服这些困难,并根据自己的身体特点,摸索出一套自己的游动方法,成功考取了证书。 这次的海南之行,方坚泽在蜈支洲岛实现了两天四潜,不但体验了奇妙的海底世界,还创造了自己的最深下潜纪录14米。“这项运动真的让我觉得非常震撼,非常愉悦。”方坚泽说。 除了潜水,方坚泽还在2019年尝试了双人跳伞。实现了“上天下海”的他逐渐意识到,运动不仅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身体康复,还让他感悟到即使身体上与年夜家不同,也可以去实践力所能及的运动,体验不一样的精彩。 图为方坚泽(左)看着潜水教练罗敏为他组拆潜水设备(8月29日摄)。 社记者 张美芸 摄

  来自广东的22岁小伙方坚泽出生时就患有“金刚砂德赖富斯肌营养不良症(EDMD)”。因为患病,他从3岁开始就只能坐着轮椅。今年8月,经过3个多月的学习,他拿到了HSA(有障人士潜水)潜水证,便迅速开始了对海底世界的探索。 爱上潜水,是因为这项运动给他一种完全自由的感觉。对于经常借助轮椅的方坚泽来说,潜水时他完全掌控自己,自如游动,甚至还可以拖着东西一起游。“这一切在陆地上是根本想都不敢想的事情,那是一种高度自由、高度沉浸式的体验,回味无穷。”方坚泽说。 想要获得这种自由并不容易。潜水对于体力、身体协调、呼吸都有要求。方坚泽说:“潜水需要用全身力量去配合。在水下一开始呼吸紊乱,做不好耳压平衡,浮力不稳定,有时候甚至会侧翻,像条死鱼翻白肚那样。” 通过教练的指导和自己不断练习,方坚泽慢慢克服这些困难,并根据自己的身体特点,摸索出一套自己的游动方法,成功考取了证书。 这次的海南之行,方坚泽在蜈支洲岛实现了两天四潜,不但体验了奇妙的海底世界,还创造了自己的最深下潜纪录14米。“这项运动真的让我觉得非常震撼,非常愉悦。”方坚泽说。 除了潜水,方坚泽还在2019年尝试了双人跳伞。实现了“上天下海”的他逐渐意识到,运动不仅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身体康复,还让他感悟到即使身体上与大家不同,也可以去实践力所能及的运动,体验不一样的精彩。 图为方坚泽(右)在潜水教练罗敏的陪伴下在健身房禁止体能练习(8月29日摄)。 社记者 张丽芸 摄

  来自广东的22岁小伙方坚泽出生时就患有“金刚砂德赖富斯肌营养不良症(EDMD)”。因为患病,他从3岁开始就只能坐着轮椅。今年8月,经过3个多月的学习,他拿到了HSA(有障人士潜水)潜水证,便迅速开始了对海底世界的探索。 爱上潜水,是因为这项运动给他一种完全自由的感觉。对于经常借助轮椅的方坚泽来说,潜水时他完全掌控自己,自如游动,甚至还可以拖着东西一起游。“这一切在陆地上是根本想都不敢想的事情,那是一种高度自由、高度沉浸式的体验,回味无穷。”方坚泽说。 想要获得这种自由并不容易。潜水对于体力、身体协调、呼吸都有要求。方坚泽说:“潜水需要用全身力量去配合。在水下一开始呼吸紊乱,做不好耳压平衡,浮力不稳定,有时候甚至会侧翻,像条死鱼翻白肚那样。” 通过教练的指导和自己不断练习,方坚泽慢慢克服这些困难,并根据自己的身体特点,摸索出一套自己的游动方法,成功考取了证书。 这次的海南之行,方坚泽在蜈支洲岛实现了两天四潜,不但体验了奇妙的海底世界,还创造了自己的最深下潜纪录14米。“这项运动真的让我觉得非常震撼,非常愉悦。”方坚泽说。 除了潜水,方坚泽还在2019年尝试了双人跳伞。实现了“上天下海”的他逐渐意识到,运动不仅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身体康复,还让他感悟到即使身体上与大家不同,也可以去实践力所能及的运动,体验不一样的精彩。 图为方坚泽(右二)在海面上预备下潜(8月30日无人机拍摄)。 社记者 张丽芸 摄

  来自广东的22岁小伙方坚泽出生时就患有“金刚砂德赖富斯肌营养不良症(EDMD)”。因为患病,他从3岁开始就只能坐着轮椅。今年8月,经过3个多月的学习,他拿到了HSA(有障人士潜水)潜水证,便迅速开始了对海底世界的探索。 爱上潜水,是因为这项运动给他一种完全自由的感觉。对于经常借助轮椅的方坚泽来说,潜水时他完全掌控自己,自如游动,甚至还可以拖着东西一起游。“这一切在陆地上是根本想都不敢想的事情,那是一种高度自由、高度沉浸式的体验,回味无穷。”方坚泽说。 想要获得这种自由并不容易。潜水对于体力、身体协调、呼吸都有要求。方坚泽说:“潜水需要用全身力量去配合。在水下一开始呼吸紊乱,做不好耳压平衡,浮力不稳定,有时候甚至会侧翻,像条死鱼翻白肚那样。” 通过教练的指导和自己不断练习,方坚泽慢慢克服这些困难,并根据自己的身体特点,摸索出一套自己的游动方法,成功考取了证书。 这次的海南之行,方坚泽在蜈支洲岛实现了两天四潜,不但体验了奇妙的海底世界,还创造了自己的最深下潜纪录14米。“这项运动真的让我觉得非常震撼,非常愉悦。”方坚泽说。 除了潜水,方坚泽还在2019年尝试了双人跳伞。实现了“上天下海”的他逐渐意识到,运动不仅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身体康复,还让他感悟到即使身体上与大家不同,也可以去实践力所能及的运动,体验不一样的精彩。 图为方坚泽在蜈支洲岛海边看海(8月28日摄)。 社记者 杨冠宇 摄

  来自广东的22岁小伙方坚泽出生时就患有“金刚砂德赖富斯肌营养不良症(EDMD)”。因为患病,他从3岁开始就只能坐着轮椅。今年8月,经过3个多月的学习,他拿到了HSA(有障人士潜水)潜水证,便迅速开始了对海底世界的探索。 爱上潜水,是因为这项运动给他一种完全自由的感觉。对于经常借助轮椅的方坚泽来说,潜水时他完全掌控自己,自如游动,甚至还可以拖着东西一起游。“这一切在陆地上是根本想都不敢想的事情,那是一种高度自由、高度沉浸式的体验,回味无穷。”方坚泽说。 想要获得这种自由并不容易。潜水对于体力、身体协调、呼吸都有要求。方坚泽说:“潜水需要用全身力量去配合。在水下一开始呼吸紊乱,做不好耳压平衡,浮力不稳定,有时候甚至会侧翻,像条死鱼翻白肚那样。” 通过教练的指导和自己不断练习,方坚泽慢慢克服这些困难,并根据自己的身体特点,摸索出一套自己的游动方法,成功考取了证书。 这次的海南之行,方坚泽在蜈支洲岛实现了两天四潜,不但体验了奇妙的海底世界,还创造了自己的最深下潜纪录14米。“这项运动真的让我觉得非常震撼,非常愉悦。”方坚泽说。 除了潜水,方坚泽还在2019年尝试了双人跳伞。实现了“上天下海”的他逐渐意识到,运动不仅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身体康复,还让他感悟到即使身体上与大家不同,也可以去实践力所能及的运动,体验不一样的精彩。 图为方坚泽(左发布)与多少名潜水教练在海里上(8月30日无人机拍摄)。 社记者 张丽芸 摄

  来自广东的22岁小伙方坚泽出身时就患有“金刚砂德赖富斯肌营养不良症(EDMD)”。因为患病,他从3岁开始就只能坐着轮椅。往年8月,经过3个多月的进修,他拿到了HSA(有障人士潜水)潜水证,便迅速开始了对海底世界的探索。 爱上潜水,是因为这项运动给他一种完全自由的感觉。对于时常借助轮椅的方坚泽来说,潜水时他完全掌控自己,自如游动,甚至还可以拖着东西一同游。“这一切在陆天上是根本想都不敢想的事情,那是一种高度自由、高度沉浸式的体验,体现无限。”方坚泽说。 想要失掉这种自由并不容易。潜水对于体力、身体调和、呼吸都有要供。方坚泽说:“潜水需要用全身气力去共同。在水下一开始呼吸紊治,做欠好耳压仄衡,浮力不稳定,偶然候甚至会侧翻,像条死鱼翻白肚那样。” 经过锻练的指点和自己不断训练,方坚泽渐渐克服这些难题,并根据自己的身体特面,摸索出一套自己的游动办法,成功考取了证书。 此次的海南之行,方坚泽在蜈支洲岛实现了两天四潜,不当心体验了奥妙的海底世界,还创制了自己的最深下潜记载14米。“这项运动实的让我认为非常震摇,异常愉悦。”方坚泽说。 除了潜水,方坚泽还在2019年测验考试了双人跳伞。实现了“上全国海”的他逐渐认识到,运动不但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身体康复,还让他感悟到即使身体上与大师分歧,也可以去实践力所能及的运动,体验纷歧样的粗彩。 图为方坚泽在海底察看珊瑚(8月30日摄)。 社记者 杨冠宇 摄

  来自广东的22岁小伙方坚泽出生时就患有“金刚砂德赖富斯肌营养不良症(EDMD)”。因为患病,他从3岁开始就只能坐着轮椅。今年8月,经过3个多月的学习,他拿到了HSA(有障人士潜水)潜水证,便迅速开始了对海底世界的探索。 爱上潜水,是因为这项运动给他一种完全自由的感觉。对于经常借助轮椅的方坚泽来说,潜水时他完全掌控自己,自如游动,甚至还可以拖着东西一起游。“这一切在陆地上是根本想都不敢想的事情,那是一种高度自由、高度沉浸式的体验,回味无穷。”方坚泽说。 想要获得这种自由并不容易。潜水对于体力、身体协调、呼吸都有要求。方坚泽说:“潜水需要用全身力量去配合。在水下一开始呼吸紊乱,做不好耳压平衡,浮力不稳定,有时候甚至会侧翻,像条死鱼翻白肚那样。” 通过教练的指导和自己不断练习,方坚泽慢慢克服这些困难,并根据自己的身体特点,摸索出一套自己的游动方法,成功考取了证书。 这次的海南之行,方坚泽在蜈支洲岛实现了两天四潜,不但体验了奇妙的海底世界,还创造了自己的最深下潜纪录14米。“这项运动真的让我觉得非常震撼,非常愉悦。”方坚泽说。 除了潜水,方坚泽还在2019年尝试了双人跳伞。实现了“上天下海”的他逐渐意识到,运动不仅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身体康复,还让他感悟到即使身体上与年夜家不同,也可以去实践力所能及的运动,体验不一样的精彩。 图为方坚泽潜水停止后用饭弥补体力(8月30日摄)。 社记者 张丽芸 摄

  去自广东的22岁小伙方坚泽诞生时就患有“金刚砂德劣富斯肌养分没有良症(EDMD)”。由于得病,他从3岁开始便只能坐着轮椅。本年8月,经由3个多月的进修,他拿到了HSA(有障人士潜火)潜水证,便敏捷开端了对海底世界的摸索。 爱上潜水,是果为那项活动给他一种完齐自由的感到。对付于常常借助轮椅的方坚泽来讲,潜水时他完整掌控本人,自若游动,乃至借能够拖着货色一路游。“这所有在海洋上是基本想都不敢念的事件,那是一种高量自在、下度沉迷式的休会,耐人寻味。”方坚泽道。 想要取得这类自由其实不轻易。潜水对膂力、身材和谐、吸吸皆有请求。方坚泽说:“潜水须要用满身力气来合营。在水下一开初呼吸杂乱,做欠好耳压均衡,浮力不稳固,有时辰甚至会侧翻,像条逝世鱼翻黑肚如许。” 经由过程锻练的领导跟自己一直训练,圆坚泽缓缓战胜这些艰苦,并依据自己的身体特色,探索出一套自己的游动方式,胜利考与了文凭。 此次的海北之止,方坚泽在蜈收洲岛完成了两天四潜,岂但体验了巧妙的海底天下,还发明了自己的最深下潜记载14米。“这项运动果然让我感到无比震动,十分愉悦。”方脆泽说。 除潜水,方坚泽还在2019年测验考试了单人跳伞。真现了“上世界海”的他逐步意想到,运动不只正在必定水平上增进了身体痊愈,还让他感悟到即便身体上取人人分歧,也能够往实际力不胜任的运动,体验纷歧样的出色。 图为方坚泽游过一丛珊瑚(8月30日摄)。 社记者 杨冠宇 摄

  来自广东的22岁小伙方坚泽出生时就患有“金刚砂德赖富斯肌营养不良症(EDMD)”。因为患病,他从3岁开始就只能坐着轮椅。今年8月,经过3个多月的学习,他拿到了HSA(有障人士潜水)潜水证,便迅速开始了对海底世界的探索。 爱上潜水,是因为这项运动给他一种完全自由的感觉。对于经常借助轮椅的方坚泽来说,潜水时他完全掌控自己,自如游动,甚至还可以拖着东西一起游。“这一切在陆地上是根本想都不敢想的事情,那是一种高度自由、高度沉浸式的体验,回味无穷。”方坚泽说。 想要获得这种自由并不容易。潜水对于体力、身体协调、呼吸都有要求。方坚泽说:“潜水需要用全身力量去配合。在水下一开始呼吸紊乱,做不好耳压平衡,浮力不稳定,有时候甚至会侧翻,像条死鱼翻白肚那样。” 通过教练的指导和自己不断练习,方坚泽慢慢克服这些困难,并根据自己的身体特点,摸索出一套自己的游动方法,成功考取了证书。 这次的海南之行,方坚泽在蜈支洲岛实现了两天四潜,不但体验了奇妙的海底世界,还创造了自己的最深下潜纪录14米。“这项运动真的让我觉得非常震撼,非常愉悦。”方坚泽说。 除了潜水,方坚泽还在2019年尝试了双人跳伞。实现了“上天下海”的他逐渐意识到,运动不仅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身体康复,还让他感悟到即使身体上与大家不同,也可以去实践力所能及的运动,体验不一样的精彩。 图为方坚泽游过一丛珊瑚(8月30日摄)。 社记者 杨冠宇 摄